新闻 专题 微博
视频 论坛 访谈
家具 建材 地板
厨卫 涂料 家纺
运动 购物 时尚
艺术 妙招 圈层
装饰装修 爱家日记 名师对话
Go淘相因 经典案例 社团之家
您当前的位置:居家生活频道  >  艺术
卢枣在时空中往返迷恋
【2013-12-10 19:07:07 】 【来源:四川新闻网居家生活频道 】 【编辑:于娟 】

    在卢枣画室见到他的瞬间,我突然想起了加西亚•马尔克斯《百年孤独》里每次遭遇蹉跎,都会躲进房间忘情制作小金鱼的奥雷连诺上校,整个反复不断地制作、毁灭、重造小金鱼的过程是如此的漫不经心,正像我眼前看到的卢枣一样。大多数时间,卢枣把自己关在房间里,忘却一切的涂画,时间和孤独都被当做原料融入了画布,一点一点地被他的双手涂抹成形。所有的欲望和精力,都融入其中,只待把眼下的每一幅作品推向臻美之境,他因此而感到无比的充实和幸福,就像一个原始人在洞穴里留下他们狩猎的绘画时所感受到的那样。卢枣对题材的选择和色彩的运用,尤其他的《茶水》作品系列,可以说,是新时期中西方文化的完美融合,是中国传统审美及文化哲学在社会转型期的文人化延展。他的画,既有中国传统文人画寄情于自然的审美哲学,又有西方绘画色彩的特质,浸淫在古典情怀之中的卢枣,巧妙的借助于西方油画的材料、素描关系、色彩、笔触、节奏、肌理、质感、空间透视等表现手法探索个人化的表达,恰如其分的忽略某种技巧而强调画的文学感,从而使他的画区别于纯粹的中国古典文人画和当下许多主流画派,凸显出新鲜时尚、优雅、慵懒迷人的文人画气质而独树一帜,当归属于典型的后文人画。

    张义先:你的画大多以茶馆为背景,在时空交错中,以不同时代的茶客为中心,表现了一种非常诗意、悠闲、自在的生活。在画中,时间不再是敌人和破坏者,而是参与其中。你为什么选择这样的题材,茶馆在你的生活中,起了一个什么样的作用?
    卢枣:回想自己的巴蜀人生,哪一处没有茶馆茶摊?我真的离不开茶水滋养的生活,所以年少轻狂时曾希望离开四川,但一番走转,觉得灵韵所在的四川,是我的来处,也必将是我的归宿地!茶馆,我们四川人生活的一部分,我们难以回绝。而且,对中国人来讲,如果茶馆是一个避风港,茶水便是一剂心灵的慰藉汤。儒家说知识分子要“继往圣之绝学,开万世之太平”,对我而言往圣之绝学难以为继,但往圣之茶水习性到可以传延,于是转到了画中。这应该是一种宿命吧?
    张义先:你的画充满了梦幻一般的色彩,讲述了你的童年和你身边所发生的事件,也讲述了你在把这些事件,用色彩和你自己探寻的技法表现出来,而投入其中时那种迷人的情境。我很喜欢你这幅初步成型,以灵岩寺某个茶室空间为场景切入点的《清音阁》,感觉画中的每个人都有不同凡响的故事,也有一种不可言传的意味在里面。能不能谈一谈你创作《清音阁》的想法和感受?
    卢枣:是的,我希望画中人物都有自己的生活背景,而绘画对于我来讲又是如此的一种给予。朋友说我的画充满了一种叙述性,以前我没有想过,现在看来,还真是文学性太强。这大概是思维方式、感受方式和阅读经验决定的吧。所以说我画画其实也是在写小说、写诗。《清音阁》已完成一小半,但我试图达成的东西基本上已经定性。图式与色调你已经看到,差不多就是这样的感觉了,只是还要细化、深入下去。我在《清音阁》里描绘的是民国时期,一群教师或中产阶级模样的男女在茶阁聚会的场景,他们在古典人文状态下享受着小知识分子优雅的生活。前边两个唱小曲的女子是灵秀江南的温婉类型,另外的伺者、女仆和小姐都显出富有人家享乐主义的生活态度。享乐与真实的生活密切相关,是人性自在的本能,即人性中“本我”的体现。窗外相关的山水风物,再现了中国工业文明弱初期、农耕文化依旧强盛的自然生态。而这种景象一直在我的记忆里,保持着中国传统文化里人与自然和谐相生、“天人合一”的道家精神。文人画家往往将心中美好愿望寄托在画页,将理想的生存之所和美妙的文化哲学附含在笔墨之中。“清音”是我设计的一种具有隐喻性质的名称,寄托的大概是一种真诚合道的情思、清越的见识。青绿山水的文人画传承,也静含在此,形成了我性灵里一直依存并愿望呈现的内心景观。你在我的其他油画如《社戏茶会》、《茶码头》、《茶香两畔》、《啜茶一筏轻》、《香生茶鼎沸》里,也读得出相同的意境。
    张义先:感觉你每一幅都非常投入地去完成,我想,特别是当人面对不可解答的迷津或困境或孤独时,他所选择的最好的逃避方式就是去从事某种纯粹的劳作,以对抗生命本质的虚无。你曾经说过,由于过去很多客观环境的因素而使你感觉比较压抑,你因此而一边写诗一边画画,借以排遣和释放,那么,对你而言,忘我的投入写诗和画画是一种逃避呢?还是享受或消遣?
    卢枣:从世俗的眼光来看肯定是逃避,逃避现实残酷市侩庸俗的生活,逃避充满更大社会责任家庭责任的生活,逃避那条基本存在似乎唯一可以选择的路。然而生命具有无限的可能性,生命的张力和生活的态度决定了作品的内涵。我在《三英战吕布》、《古往今来》、《闺中茶》以及去、前年绘成的诸多画幅中,都有古往今来各色人物的呈现,我画中的茶客也并不是那种光华荣耀的大人物,他们都是些普通寻常的小人物小角色,他们的命运也是我的命运,他们的生存状态也是我的生存状态。我本身就混迹于市井之中,是我的态度也是我的选择、我的立场。我的学画道路并不顺利,从来都充满艰辛和各种不确定性,至今我也不是一个职业画家,说明我还需要为生活奔波,烦恼苦闷自然不少。在《啜茶一筏轻》中我画了很多漩涡,暗示人生的艰难与危机。而巨石山林与轻筏的对比,又似乎强调面对困难的从容态度是精神的力量的源泉,“举重若轻”是一种良好的处事态度和人生境界。
    但从另外一个角度来讲,我又非常喜欢画画的感觉,更陶醉于绘成的感受,有一种魔术师制造幻境的成就感。所以每一幅都非常投入的去完成,每一幅我都融入其中,成为它们中的一员。这也是另一个意义上的“吸毒”。有一年冬天,我独自在画室创作《蓝围巾》,突然想到刚刚离世的女诗人马艳,不禁就泪流满面,我知道我们是这个族群里的同样生物,生活给予我们太多的障碍,我们都需要被拯救,于是本能地在画面上加入了玛利亚的石像,流露了企待温暖的下意识。佛说“空即是色”,因此我们行“色”即是履“空”。所以我们有必要坚持直到死亡。我设计临终的自我依然是个战士,如果诗歌是剑,绘画且当做盾牌,对抗人生的虚无。如果我将离去,也一定要淡定从容,那怕“悲欣交集”。所以,你说投入写诗和画画“对抗生命本质的虚无”是逃避呢?还是享受和消遣呢?
    张义先:你没有采取制造某种流行元素或视觉暴力的手段去追求短暂的视觉效果,而是与之保持距离并寻找一种更适合自己的折中方式,如同作诗一样将隐喻引入直观的视觉绘画之中,用一种自我隔离的态度与社会流行的艺术潮流产生距离,回归在中国传统绘画中去寻找与自身相符的契合点,从而使你的画没有夸张和花里胡哨的技法,干净明亮,看似轻描淡写,甚至有些天真笨拙,但却处处峰回路转,色彩和取材出其不意,给人以为之而震撼的精神愉悦,你是怎样做到这点的?
    卢枣:宇宙原本宁静,只在需要时才狂暴。而适合人类的肯定是宁静,因为人的脆弱、微小,和人基本能量的获取状态,都是宁静的。所以道家的哲学是抱朴守一、守静笃以成大道。我自幼跟随舅舅学习内家拳法,同时我也学习佛家和道家的思想与修炼方法并“以身试法”。中国文化传统的道家哲学思想“大巧若拙”、“大音希声”、“大智若愚”、“宁静致远”影响并渗透其间,不知不觉地反应到我的画作之中,产生了一种宁静而远离流行元素和视觉暴力,正如你所说的“保持距离并寻找一种更适合自己的折中方式,如同作诗一样将隐喻引入直观的视觉绘画之中”的创作状态。也因之让我的绘画相对于其他流行风格、古典主义、浪漫主义、印象或表现主义、现实主义、后现代画风的具象绘画产生一种若即若离,似有非有又一脉贯通的陌生的熟悉和熟悉的陌生感,成为我独有的绘画语言和技术方法。当然,这种东西还需要长期的打磨完善才可能描绘出更多、更好的东西来。
    张义先:你的画充满诗意,尤其画中弥漫的那种情韵,悠闲散淡的氛围,包括处理得恰如其分的素描关系、色彩运用、笔触、节奏、肌理、质感、空间透视等等。 具有一种不同于冲击力的感染力,是否与你写诗有更直接的关系?或者说,写诗对你画画产生了那些影响?
    卢枣:诗歌本来就是绘画的另一面,绘画天生就应该与诗歌恋爱!感受到诗画同体是人生最大的幸福和最大的收获!因为诗歌是从心底深处涌出来的,所以我不会为诗而诗,即便以前做诗歌练习,也一定等待灵感到来才肯落笔。诗歌是带着画面流动的精灵或魔鬼,必须及时捕捉方能进行语言的炼金。而绘画需要记忆的盒子与想象的丹炉,需要合成的神秘妙方。魔术师不仅要有手段,魔术师还必须拥有神奇的音乐的指南针,才能达成旋律的表现,形成空间里具有穿透作用的气场光芒和生生不息的命运活力与感染力。所以我们这种人即便死去也含笑九泉,因为我们得到了人间最美的珍宝,别人只有羡慕嫉妒恨的份。
    张义先:我认为,文人画家区别于其他职业画家最主要的一点就是,心灵绘画。他们大多忽略技法而强调画的文学感,用最简单的绘画语言来表达最为深切的思想和感受。你的画既有中国传统文人画寄情于自然的审美哲学,又有西方绘画色彩的特质,恰如其分的表现形式,使你的画区别于纯粹的中国古典文人画和当下许多主流画派,凸显出新鲜时尚、优雅、慵懒迷人的文人画气质,你是怎样看待文人画的呢?
    卢枣:说到文人画我以为可以分为前文人画与后文人画。前文人画是传统意义上的文人画家,他们差不多搞的是“风、雅、颂”,玩山弄水寄或情花鸟鱼虫,或颂扬高古、追怀圣贤气度,以水墨宣纸为材料,风貌格式处处讲究传承,笔墨诗辞均有来由,故亦诗亦画,韵味气势法度意境为要。因此,前文人画在形式上其实早已程式化了,大多是回避现实,形成一种古典而风雅、优美而空泛的“高仿”做派,艺术价值成为一种现代文物。后文人画则历经文化变迁,具备科学理性,将古典主义、浪漫情怀、写实抽象等出现过的一切有为法化为无形,用前卫的心胸探索未来,宽广包容的态度承接当下、表达当下、批判讽刺或解剖分析当下。力求不偏不倚,不左不右,不主流不从俗,不阴暗变态,不狭隘张狂,坚持自我,随顺文化与审美的良知,即便审丑,也能够奉达艺术正能量。如果说前文人画家是温软玉润的儒生,后文人画家则站在现代知识分子的立场,把艺术精神化为一种不温不火的内在意蕴,融入到快节奏的现代生活之中,产生与之匹配的艺术态度和处理方式。尤其在中西方文化极度交融的今天,后文人画对于媒介的超越和更大自由度的发挥,既可以是中国笔墨,也可以是水彩、是油画、或者其他材料及各类装置、行为、多媒体手段的呈现。这些方便、自由的途径,已成为民族文化传承中继往开来的新的美学形式。后文人画得益于中国梦的大时代,将为我们的生活更添更多时尚、优雅、自由、活泼的绘画艺品。
    单就油画层面的后文人画倾向而言,其核心依然归宗于思想内涵和情感世界的知识分子立场下的文人胸怀。但技术的多重性无法抛弃材料。油画本身具有的无限可能性其实远大于水墨材质的表现力,宛如交响乐般多重声部交混一体的表现强度,一直以来并且依然能够成就庞大思想的恢弘表现,对于走向世界的中国文人画精神传统的彰显而言,其巨大帮助作用是不言而喻的!它可以从油画传统本身所经历的各个时期获取营养,从古典主义、浪漫主义、现实主义、印象主义、抽象、表现、波普、后现代等等门径达成一种全新的认识,赋予我们超前的能量和作品取向。但画家最后要形成自己的油画语言,犹如诗人提炼出最适合自己的文字曲符而抵达诗意的本真一样,油画家要站在时代当下超越技艺设计的限定,极尽所能地发挥之。后文人画家应具有知识分子“以真理为师”的气度胸怀,重视技术而在艺术的思想表达方面,让技巧退居其次甚至末尾。笨拙使我向往达到大师那般稚拙,那是一种真诚、纯贞的境界,不过在当代的语境中似乎很难为人所理解、推崇,包括我自己也往往醉心于技术的奇巧高超,潇洒华丽,这是一个矛盾的、令人纠结的问题。
    张义先:你对前文人画和后文人画的阐述相当精彩,十分到位。我认为,一个画家的成功除了需要长期的坚持和艰苦的努力,也需要十足的天分和才华,你从什么时候开始画画?你觉得你是天生的画家吗?你会一直这样画下去,直到地老天荒吗?
    卢枣:其实这些问题我以前并没有想过,这次你的提问才让我细想了一下,我其实并没有十足的天分和才华,目前所有的一切,都是长期的坚持和艰苦努力的结果。我小学一年级在李白故乡川北江油的一个小镇上学,家门前抬眼就能望到李白诗中“樵夫与耕者,出入画屏中”的窦团山,所以诗情画意,自在心中珍藏,课堂作业就被美术老师帖在校园的展示墙上了。可惜当时注重理科,父亲没有让我学画我就偷偷画,上中学时临摹了很多《三国演绎》连环画里的武将,高一时一幅《满江红》和一幅我参照香港摄影家的黑白摄影画成的水墨画还获得过市上中学生绘画的一个奖。高考我参加美院招考失败后一直处于低迷状态,只有靠写诗打发我的挫败感。随后招工到了川报做印刷工,并参加了画院万启仁老师在盐市口小学办的绘画班学习。第一个月的工资我买了油画箱,在窗下的花坛前画了第一张油画写生。但我一定不是天生的画家,我理解力一般,手脚很笨,一直笨到学画30多年后的今天。言绘画在“似与不似之间”的国画大师齐白石说“愿为青藤门下走狗”,所以说我天生是画家的粉丝,是天才画家的跟屁虫。希望生活赐予我好运,可以一直这样画下去,追寻、探索下去,直到老去。我同意我的一位同门师兄所说:“我被艺术和爱判了无期,永远是他们的奴隶。”
    卢枣简介及作品年表
    生于1966年。自幼喜画。
    1984-1992年师从万启仁、胡仁樵等老师学习绘画。
    1992-1994年就读于四川师范大学外语系,坚持绘画,有油画作品《略平镇老妇》为加拿大籍教师收藏。
    1994-1996年于四川美术学院油画系研修班进修,师从李正康、马一平、庞茂坤、罗中立等教授。参加过油画系年展。
    2007年《成都晚报》发表作品《昭觉寺的下午茶》、《醉梅轩》、《大慈寺茶客》、《百花潭茶客》、《石榴树下》等等。

卢枣和《帅哥》

    2009年小说《茶客随记》发表于《青年作家》第4期。同年《中国艺术批评网》发表小说《两个方向的旅程》及《茶客随记》。

卢枣画室的画

卢枣在未完成的《清音阁》画前谈创作感受

    2000年与友人创立民间诗歌杂志《人行道》,其中《蝴蝶》及《人民公园》二诗入选《2001年中国最佳诗歌》。先后有诗歌作品发表于《人行道》1-10期、《幸福剧团》、《星星诗刊》、《诗歌月报》、《屏风》、《芙蓉锦江》、《存在》等诗歌刊物。
    2012年《读城》杂志发表油画《昭觉寺的下午茶》、《橘色宽巷子》、《蝴蝶》、《白巾与黑纱》、《桂花树屋》。
    2012年至2013年创作大量油画作品:
    《深闺》、《龙年冷香》、《白秋英》、《巷子里的麻将声》、《拐角》、《黄昏》、《对弈》、《山下的茶客》、《赵氏孤儿》、《下游庵》、《仿曹辉线描》、《远飞的大雁》、《三英战吕布》、《乡场》、《社戏茶会》、《琉璃厂的老茶馆》、《茶香两畔》、《啜茶一筏轻》、《闺中茶》、《茶生香鼎沸》、《古往今来》、《清音阁》等等。
【采访:张义先】

相关资讯
· 定制家具退货难?消协:一定要签专门合同
· 智能家居狂掀绿色风暴 产值千亿或成行业黑马
· 家居营销新趋势涌现 联盟营销调整电商待考验
· 生态板材即将入市 有望成为地板行业新宠
品牌推荐
· 双虎家私名品
· 达芬奇家具
品牌活动
· 全友家居绿色文化节
· 3.15圣象地板幸福“价”到
卖场集锦
· 国美获商业模式变革金奖
· 三星电视“多屏互动”
· 冬日送爱心 温情暖安康
· 苏宁O2O购物节12日再延1天
· 苏宁将推出首届O2O购物节